李兴禹

李兴禹一个曾是消防兵“的哥”的情怀-交通文化

李兴禹


今天是八一建军节,去年的八一我写了在北京的出租汽车行业中有不少当过兵的人,从首汽公司的众多复转军人,写到金建公司厚德爱心车队第一任队长孔令建;从三元公司共产党员车队的队长金崇伟师傅,写到三元退伍军人服务车队的队长魏占七等……
今年春节后我就希望再找一位有特色的复转军人又开上出租汽车的司机来写,正巧3月中旬打车时遇上银建公司的刘师傅,在聊天中我才知道他是一位当过七年消防兵的“的士司机”。
刘师傅从家乡潮白河畔的桃花、桃树,说到在家中男人要干一些活,例如定期为家中养的牛磨饲料等,从年轻时当消防兵的救火聊起又说到复员后的其它工作直到开上出租汽车,那份平常心和淡定,都道出了生活的积累与历练,还让人体会到一个男人的担当与责任。刘师傅说,自从当上了消防兵就已经把生死看得很淡,毕竟水火无情,面对一次次的险情,现在生活中的困难算什么,是军队的生活锻炼了我的意志,那段经历是十分难忘与受益的。
记得我当时我就和刘师傅约好今年八一的稿件就写您了,并拍下他爱人为他做的晚饭,那个精致的保温箱里放着温暖的饭菜,既干净又营养,刘师傅说,这就是我们的生活,没有轰轰烈烈的爱,只是平平常常的日子也是有滋味的。我拍下他的随身携带,以备今天发稿时使用。但是不成想7月初的那次手机遭袭,让我的图片等许多重要资料全部“丢失”,无奈之下,我找到了打车笔记,还是手写的电话号码靠谱,让我又找到了刘师傅,约好8月1日中午在岗山路的士餐的中心厨房——善聚德烤鸭店相见。再见面时话题也格外的多。
说句实在话,生活在和平年代的我们离军旅生活有些“远”,但是对于消防兵就“近”多了。记得30多年前,母亲为了离上班的医院近一些我们家搬到东经路住,隔壁就是消防队,彼此饭菜的香味一堵墙是难以挡住的,官兵们摸爬滚打的训练和24小时的随时待命都在我们眼里,我们遇到了什么“麻烦”,官兵们也会随时过来帮忙……
对于这一点刘师傅深有感触地说,您说得没错。虽说我们是消防队员,大到火情,小到谁家的门开不开了,从交通事故的现场救人,到灾害抢救、道路救援,就连前些日子报道摘马蜂窝、戒指卡在手上摘不掉都是我们消防队员帮助做的,像什么液压剪、液压钳等破拆工具只有我们才有,所以我们离百姓最近,也是最专业的……刘师傅如数家珍的说着曾经的职业要求。
刘师傅说,我19岁当上消防队员,7年的消防兵生活,面对过几次大的火灾险情,都是和队友一起冲在前,因为时间与速度就是生命,我们当时要求就是思想过硬、业务过硬、身体素质过硬……前些天看到我侄子一晃也长到二十几岁的小伙子时,就想起了我的年轻时代是在消防战线上度过,所有这些就好像是发生在昨天的事情,虽然有苦乐有危险,每年还有20几项考核,但是我们是青春无悔。
刘师傅除了有担当还是个幽默与说话有哲理的司机。他说,我曾与爱人开玩笑地说,你“买”的我这只“股票”没有升值,但是平平淡淡才是真。我的爱人从“军嫂”到“的嫂”,在村里还有一份工作,此外还要照顾我们两边的老人,把孩子培养成人民教师,马上开始实习了,还要给我做饭,还养着牛等真的不容易……当我告别了消防兵还开过货车与公交,无论做什么都是干一行爱一行,因为我希望给孩子给家人做个“榜样”,要有责任有担当,虽然我在外边开出租车,但是重活还是抢着干。其实我们开出租汽车也是要对老弱病残的人负责,网约车也应该如此,不是加个电话叫车责任就没了……
听刘师傅聊天挺过瘾的,时间的关系我们来不及聊他当年救火的细节了,但是刘师傅说,遇上有火灾的新闻一定会关注,也许是当过消防兵的缘故吧。当我们离开岗山路的时候,我问刘师傅今天爱人给您做的什么饭?他说,今天是白菜豆腐加炖肉,主食是馒头。这是一顿有营养又有质量的饭菜,我不想再动保温瓶拍照了,只是希望刘师傅晚餐能按时吃上饭。
在机场高速路上,我们的车子汇入了众多返京车辆的车流中,尤其是夹在众多出租汽车和网约车的车流中就是一个移动的点,就像刘师傅说的,我就是“沧海一粟”,是北京众多的哥中普普通通的一员,还曾是消防兵中的一员,爱没有轰轰烈烈,但是小家好了大家才会好,自己好了才能让大家好,爱惜自己的生命也才能爱惜别人的生命……其实刘师傅的话我听许多的哥说过,这就是作为的士司机,只有自己安全了才能保证乘客的安全,也许这就是职业出租汽车司机与那些不合规的网约车司机的区别吧。
曾经是和平年代的中国军人,如今是交通战线上一颗不松动的螺丝钉,不仅在北京的“的士队伍”中闪耀,也在全国的出租群体中发光与发热,记住他们,中国军队的荣耀,在每条战线都是好样的。

关注“车载文化”看看具有正能量的车与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