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兴禹

李兴禹一方庭院深幽处,半卷闲书一壶茶-别辜负这美好时光

李兴禹点击上方关注“别辜负这美好时光”
庭.院
古代中国,不同的庭院映照着诗人不同的心性,诗人借庭院之景,在一方庭院营造出的空灵、清远、静穆、深邃、幽僻之境里,林林总总的思绪此起彼伏,如同花开花落一般风淡云轻。
今天就带大家一起品读诗词里的庭院,不经意的一瞥可能便流连心间。

浣溪沙
宋 李清照
髻子伤春慵更梳。
晚风庭院落梅初,淡云来往月疏疏。
玉鸭薰炉闲瑞脑。
朱樱斗帐掩流苏,通犀还解辟寒无。
这是一首反映女子伤春情态的小调。运用正面描写、反面衬托的手法,着意刻划出一颗孤寂的心。
习习晚风吹入庭院,正是春寒料峭经冬的寒梅已由盛开到飘零之时。春愁本就撩人,何况又见花落?以“疏疏”状月,除了给月儿加上月色朦胧、月光疏冷之外,仿佛那还是一弯残月,它与“淡云”、“晚风”、“落梅”前后相衬,构成了一幅庭院幽静中散发着凄清、孤寂的景象。

八归
宋 姜夔
芳莲坠纷,疏桐吹绿,庭院暗雨乍歇。无端抱影销魂处,还见篠墙萤暗,藓阶蛩切。送客重寻西去路,问水面琵琶谁拨。最可惜一片江山,总付与啼鴂。
长恨相从未款,而今何事,又对西风离别。渚寒烟淡,棹移人远,缥缈行舟如叶。想文君望久,倚竹愁生步罗袜。归来后,翠尊双饮,下了珠帘,玲珑闲看月。
以雨后寂寞萧条的庭院为背景,写别前的忧伤。莲花凋零了粉色的花瓣,桐树吹动着带绿的叶子,是初秋院中之景。竹篱边发光暗淡的萤虫,苔阶下鸣声凄切的蟋蟀,是秋夜庭前之物。
此情此景,造成一种冷清凄迷的意境,无限烦恼尽在其中。这首词以清笔写浓愁,以健笔写深哀,故感情真切而不流于颓表。

临江仙
宋 李清照
庭院深深深几许?
云窗雾阁春迟,为谁憔悴损芳姿。
夜来清梦好,应是发南枝。
玉瘦檀轻无限恨,南楼羌管休吹。
浓香吹尽有谁知?
暖风迟日也,别到杏花肥。
这首词以咏梅为题,用梅花暗喻词人自己,把闺人幽独的离思与韶华易逝的帐悯,极其高华而深至地表现了出来。
“庭院深深深几许”融化不涩,别具意境。以设问的口气一连迭用三个“深”字,能在读者心中唤起了一种院宇深邃,气象雍容的声情效果。迭字用得好,却能形容尽妙,动人于不自觉之中。

鹊桥仙
宋 戴复古
新荷池沼,绿槐庭院, 檐外雨声初断。
喧喧两部乱蛙鸣, 怎得似、啼莺睍睆。
风光流转,客游汗漫, 莫问鬓丝长短。
即时杯酒醉时歌, 算省得、闲愁一半。

蝶恋花
宋 欧阳修
庭院深深深几许?
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
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雨横风狂三月暮,
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杨柳堆烟”,说的是早晨杨柳笼上层层雾气的景象。着一“堆”字,则杨柳之密,雾气之浓,宛如一幅水墨画。随着这一丛丛杨柳过去,词人又把镜头摇向庭院,摇向帘幕。
这帘幕不是一重,而是过了一重又是一重。究竟多少重,他不作琐屑的交代,一言以蔽之日“无重数”。一句“无重数”,令人感到这座庭院简直是无比幽深,词的意境也因此变得无比幽深。

念奴娇
宋 李清照
萧条庭院,又斜风细雨,重门须闭。宠柳娇花寒食近,种种恼人天气。险韵诗成,扶头酒醒,别是闲滋味。征鸿过尽,万千心事难寄。
楼上几日春寒,帘垂四面,玉栏干慵倚。被冷香消新梦觉,不许愁人不起。清露晨流,新桐初引,多少游春意。日高烟敛,更看今日晴未?
一句“征鸿过尽,万千心事难寄”,道出词人闲愁的原因:自己思念远行的丈夫,“万千心事”却无法捎寄。下阕开头三句,写出词人懒倚栏杆的愁闷情志,又写出她独宿春闺的种种感觉。
结尾两句最为佳妙:天已放晴,却担心是否真晴,那种心有余悸的感觉,表现得极为凄迷。

昭君怨
宋 陆游
昼永蝉声庭院,人倦懒摇团扇。
小景写潇湘,自生凉。
帘外蹴花双燕,帘下有人同见。
宝篆拆官黄,炷熏香。

浪淘沙
唐 李煜
往事只堪哀,对景难排。
秋风庭院藓侵阶。一任珠帘闲不卷,终日谁来。
金锁已沉埋,壮气蒿莱。晚凉天净月华开。想得玉楼瑶殿影,空照秦淮。
庭院长满了苔藓,可见环境的极度荒凉冷清。室内也是死气沉沉。珠帘不卷,既是无人卷,也是无心卷帘。户外荒凉,触目肠断,不如呆在室内消磨时光。
在极度孤独中度日的李煜,打发时光、排遣苦闷的最好方式是回忆往事。金剑沉埋于废墟,壮气消沉于荒草,可怜一代君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