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兴禹

李兴禹一名警察的特殊欠账单:请朋友们支支招该如何还?-警察说警事

李兴禹

提起欠账单,大家可能首先想到的便是金钱。
我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是:一张特殊的欠账单。
这张欠账单跟金钱无关,跟物质也无关;
她关系时光;她关系青春;她关系情感。。。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董航的桌面上看到了一个不起眼的小本子,不经意间,一页“欠账单”三个字引起了我的兴致。咋看,没感觉出来什么,像是玩笑又非玩笑;经得董航同意,我又仔细的品味,才发现了里面真实的奥秘。这张欠账单很是令人深思,或说是有点令人惆怅和酸楚。下面请大家和我一起看一下这张特殊的欠账单:

不知大家注意到没有?这最后啊还有男主人公的签名,说什么:“亲,我已铭刻在心,以后加倍偿还。”
阿弥陀佛!
我敬爱的董先生,这样的账单你什么时间还,怎么还,拿什么来还?
董航现任新抚分局网安大队大队长,从警多年来他始终战斗在刑侦工作的第一线,屡破要案,屡建奇功。在他的带领下,硬是把一支配侦队伍带成了打击网络犯罪的主力军。

说句不够谦虚的话,自董航担任大队长这两年来他把自己整个身心都甩给了公安工作。无论白天黑夜,无论刮风下雨,无论酷暑严寒,只要队里一个电话,哪怕他嘴里正嚼着饭,哪怕正和爱妻花前月下,也要马上回到队里,立刻赶到现场。
一次完成抓捕任务后,他看出妻子的焦虑,安慰道:“不用怕,我是警察!”妻子含着泪说:“不用怕,我能不怕吗?你一走我的电话就得超长待机,生怕你往家里打电话我接不到;我能不怕吗?三更半夜你的电话突然想起,你头也不回的走掉,你走以后给我留下了什么?是难以入睡,是牵肠挂肚;我能不怕吗?我怕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说“亲爱的”三个字,那就意味着你又要出差,又是不能说的目的地,又是无尽的等待,又是生死未卜的征程,我怕----怕极了。”

一次清网行动中,董航在浙江半个多月,总算任务完成可以回家看看怀孕3个月的妻子了,可这时他接到通知临时有新任务,又继续留下工作。一天,他突然接到了妻子的电话,没说上两句话妻子已经泣不成声:“老公,我实在承受不住了,爸妈怕你担心,怕你有危险不让我给你打电话,可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们的孩子都没了,我不告诉你,我告诉谁啊!
董航听了妻子的哭诉犹如炸雷轰顶,肝肠寸断。放下电话他将自己一个人关在宾馆里整整半天,事后大家见到的是烟灰缸里满满的烟蒂和旁边的两个空烟盒。。。

在此,我无法言喻董航得知妻子流产,孩子没了是什么心情,是怎样的焦虑和悲伤,但我可以说的是:做女人不容易,而做警察的女人更难!为什么,因为她还有怕,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丈夫不在身边,不能赶回来,甚至连电话都不敢打。不就是因为她的丈夫岗位特殊吗?不就是因为她的丈夫跟别人不一样吗?
是的,不就是因为警察这个特殊的职业,才使得董航欠下了难以偿还的债吗?
仅2016年,董航就连续参与破获多起大要案,他带领民警南下福建,北上哈尔滨,一走就是20多天,别人家的父亲都是看着孩子一天天地长大,而他却是一周周、一月月地看着儿子长大。当78天未见到爸爸的3岁儿子从座位上不顾一切地冲出教室搂住他的那一刹那,在犯罪分子面前无比刚毅的他,搂住儿子跪在地上痛哭。已到不惑之年的董航,此时此刻的潸然泪下,是他在流泻从警19年来积压在心底的痛楚吗?他是在以这种特殊的方式偿还着这么多年欠家里、欠父母、欠妻儿的帐吗?


所以,在这里我要说媒体报道的那些驻守边关和特殊岗位上的父母与儿女相见的时候竟有互不相认的情形,一点都不是夸张!董航的这张特殊的欠账单不就是这样日积月累的结果吗?不就是最好最有说服力的佐证吗?
了解公安工作的人都知道:警察,尤其是基层警察,加班加点,家常便饭;周末不休息,习以为常;重大节假日和常人一样去享受,想都别想;为什么?因为他们需要去维护治安秩序,因为犯罪分子 没有休息日啊!
所以,董航的这张账单就是这样欠下的。一年365天,8760小时;我统计了一下,仅2016年他就欠家里4272小时,将近半年的时光啊!

所以我说这是一张关于时间、关于青春、关于情感的欠账单。
透过这张特殊的欠账单,我们看到的仅仅是一名职业警察为工作而失去了太多的美好时光和家庭温馨吗;仅仅是那份身许人民警察而无法言说的情感和特殊的牵挂吗;或是感到了一位贤淑警嫂的那些孤寂岁月和艰辛;还是看到了那一双水灵灵大眼睛对父爱的无限渴求和期待。。。
我说:“不”。
这张特殊的欠账单,是对我们当今基层警察现实生活浓墨重彩的记述;是对我们当今基层民警工作状态客观而真切的反应。
这张特殊的欠账单----
是给常年奋斗在公安一线,不怕艰难困苦,不畏流血牺牲,超负荷运转而毫无怨言,默默奉献的基层警察开具的最价值连城的证明!
(作者单位:抚顺市公安局新抚分局)